被遗忘的米粒

2015-01-06 19:20来源:东湖丹江口论坛作者:香溪君浏览数:10 
被遗忘的米粒
/香溪君

       家里的电饭锅用得时间长了,蒸完米饭后,常常会有厚厚的锅巴。小时候用柴火灶时,锅底那香喷喷的“锅渣”都会被我们们抢着吃光,可现在我也只能“望锅兴叹”,往往是一瓢清水泡着了之,倒掉时是半盆子的遗憾。

       一天,跟母亲一起吃饭,饭后锅巴又是厚厚的一层,就放在一边。晚上做饭时,我拿起电饭锅正准备清洗,母亲见了忙说:“别倒了,我泡的菜汤,一起煮了当晚饭吃”。我顿时对母亲又是一万个佩服!

      难怪她经常说我们年青人浪费,我咋就想不到这勤俭的好方法呢?

     于是下一次,我也学着用菜汤泡锅巴煮了当晚饭,挺好吃的。

     不要小看了这点锅巴底,这让我想起了以前。

     在以往粮食都要计划的年月,这可是要争着抢着才有得吃的。再以往的苦我没赶上,听说那时爸爸妈妈们都吃过树皮,有的人吃观音土吃死了。我的哥哥们都曾挨过饿,听说我也吃过糠,但我不记得了。我只记得那时我们经常勤工俭学,上山去搬木柴,扛木耳杆子,割麦子,打橡碗,给家里捡柴禾,每天上学放学路上打猪草。

     印象深刻的是大集体的时候,那时田里的庄稼收了要集中到一起去,人们抢着吃饭,却还是人人都吃不饱,所以总有人想尽办法想占一点便宜,所以那时经常会有偷盗的事情发生,我们一个自家叔叔就是那时候被别人冤枉后气死的。

     那时收了稻子后,地里常常会有掉落在地上的稻穗或谷粒,大人就安排我们小孩子去田间地头把这些零碎的捡起来,也叫“遛谷子”。别小看那一小撮稻穗甚至几颗的稻粒,遛一天下来,那可是够一顿香喷喷的白米饭的。

     那天,大家都在田里收稻子,二爹也在田里收稻子,他家的儿子就跟在他后面遛谷子,那天他遛的特别多,这一点却被一眼尖加心窍多的村里人留意了,立马就嚷嚷的不可开交,最后两家险些打了起来。原来二爹在用钎担挑稻子时,故意用脚踩下稻尖来让我堂弟捡,我们别的小孩子竟然都没察觉。

     那样的年代,为了几粒米都要动这样的脑筋,我们现在的人们可是想不到的,现在连一角钱掉在地上,都不霄于去捡起,更不用说是一点锅巴底子了。

     常听老人们说以前的苦日子,也常听他们说每个人生下来有几两命是命中注定的,如果你早消耗完这二两命,就早去见阎王。那时也常有人请算命先儿给自己算命,也常常会听到有人说谁谁谁几两命,当然这也有点迷信,其实,算命的是看你招待的周不周,银子给的多与少,而给你的命加几两减几两。

     但是,这也是有道理在其中的。道理就是说不要浪费,不要违反自然法则去提前透支我们的资源。我们生存的能源是有限的,会因为人人的提前透支而加速枯竭。资源也象一个人的身体,如果你不加以控制,日夜肆意放纵自己,大吃大喝,把晚上过得象白天,每个白天象过年,那么,疾病就会来敲门,阎王就会来套绳,资源没有了,人也没有了。

     扯得多了。我们还是过勤俭生活,吃饭要吃完,为后代节约一点资源,且活且珍惜。

     而对于锅底,还有别一种吃法,那就是放到晚上,锅里直接添上水,少放一撮米,一起一煮又是一锅香喷喷的白米粥。你也可以放点红枣,花生什么的,味道更香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4年12月31日


联系我们

服务预约